2017年2月9日星期四

请问我的安博3代盒子的ubtv直播apps一点进去里面变必应浏揽搜索器了

请问我的安博3代盒子的ubtv直播apps一点进去里面变必应浏揽搜索器了。里面的频道没有了,只有必应搜索器的页面,我试过回复原厂再从新安装都是一样没用,你有办法整得吗?
解决方法!!


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拳擊】蔡宗菊打出中國女拳新一頁 首封IBF女拳王(有片)


  •  

     

     

    談起中國拳壇,很多人會想起「鄒市明」的名字,女拳手卻無人問津。

  • 不過,周一(1月30日)在澳門舉行的IBF世界拳王爭霸賽中,現年24歲的山東姑娘蔡宗菊,以漂亮一仗險勝日本蠅量級女拳王多田悅子,成為中國史上首位IBF女拳王。

山東姑娘蔡宗菊成為中國史上首名IBF女拳王。(網上截圖)山東姑娘蔡宗菊成為中國史上首名IBF女拳王。(網上截圖)
打足10回合 險勝日本勁敵多田悅子
經驗老到的多田悅子重拳出擊凌厲,但蔡宗菊則勝在節奏步伐靈活,雙方打足10回合,也令3名裁判難判兩人高下。最終,蔡宗菊的手被裁判高舉,以比分2:1(98:92、98:92和92:98)險勝對手,奪取「IBF蠅量級女拳王」的稱號,成為中國史上首人。在閃光燈閃過不停的一剎,這個山東姑娘一手捧着金腰帶,一手做出「Yeah」的勝利手勢,勝利喜悅背後是女拳手在中國發展的辛酸。
由於兩人實力實在太接近,因此宣布結果的一刻,蔡宗菊亦難以置信。(網上截圖)由於兩人實力實在太接近,因此宣布結果的一刻,蔡宗菊亦難以置信。(網上截圖)
經過上一戰後,蔡宗菊累積10戰9勝1負1KO的戰績,亦被《Box Rec》評為五星拳手。(網上截圖)經過上一戰後,蔡宗菊累積10戰9勝1負1KO的戰績,亦被《Box Rec》評為五星拳手。(網上截圖)


蔡宗菊十分愛美,經常在微博上載自拍照。(蔡宗菊微博)蔡宗菊十分愛美,經常在微博上載自拍照。(蔡宗菊微博)
單看這些嬌滴滴的相片,很難想像她在擂台其實拳拳到肉。(蔡宗菊微博)單看這些嬌滴滴的相片,很難想像她在擂台其實拳拳到肉。(蔡宗菊微博)
蔡宗菊比賽前,在珠海訓練達7個月。(蔡宗菊微博)蔡宗菊比賽前,在珠海訓練達7個月。(蔡宗菊微博)
事實上,在蔡宗菊崛起之前,中國史上就只得3名女拳手曾獲金腰帶,當中更只得王亞楠在2006年一嘗「世界第一」的滋味,難怪現時全國得18名註冊女拳手,更只有蔡宗菊一人打過多於3場職業賽事。面對國內發展沒機遇,蔡宗菊卻決定為夢想離鄉,亦因此遇上「伯樂」澳門教練陳玉聲。在陳玉聲的帶領下,這名女將從澳門出發,由2014年搭上職業舞台,在短短3年間取得9戰8勝1負1KO的戰績,但她期待卻是「女拳王」的稱號。
全國僅18名註冊女拳手
不過,挑戰「拳王」之路卻需要「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除了取得挑戰資格,亦要拳王保住頭銜,才有機會登頂。雖然蔡宗菊在去年5月擊敗泰國女拳王布瑪斯,奪得大洋洲金腰帶之餘,亦取得挑戰資格,但面對被《Box Rec》評為五星拳手的多田悅子,全世界都覺得未是時候。「我從來在上擂台前都不會怕,因為我只想發揮訓練的水平。」就算形勢不被看好,但蔡宗菊卻為中國拳擊贏得漂亮的一仗,不過,要讓中國女子走上世界擂台,這只是起步。

 中評社北京2月1日電/1月30日晚23:00,全國上億觀衆矚目的CCTV賀歲杯圓滿落幕,作為當晚的絕對重頭戲,“山東花木蘭”蔡宗菊在澳門金光綜藝館挑戰IBF世界冠軍、日本選手多田悅子,最終在賽前并不看好以及遭到生理期的不利情況下,蔡宗菊發揮神勇,以10回合點數完勝收場,通過此役的勝利,蔡宗菊也成為當今中國唯一的女子職業拳擊世界冠軍。 

  與國內很多搏擊賽精心安排的“手撕鬼子”、“暴打日本拳王”的劇情完全不同,職業拳擊四大組織金腰帶都是真正意義上的“正品”,而自由搏擊的“拳王”很多都是魚目混珠、頭銜難以查證的組織,因此想要獲得一條四大組織世界拳擊的金腰帶之難度,要遠超自由搏擊,也比在搏擊賽場上擊敗日本拳手更具說服力。蔡宗菊能够獲得挑戰IBF頭銜的資格,是基於過去兩年多的排名賽以及去年5月IBF法定資格賽的獲勝才拿到的,期間付出的辛苦可想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當晚蔡宗菊的奪冠正是從中國觀衆最想看到的中日對決中拼下的,她的對手多田悅子曾參加過10多場冠軍爭奪戰,并9次衛冕WBA世界迷你輕量級金腰帶,實力和經驗相當強勁,因此賽前很多拳擊專家并不看好沒有拳王爭奪戰經驗的蔡宗菊獲勝。不過,蔡宗菊在恩師陳玉聲的指導下,制定了效仿“古巴豺狼”裡貢多的游擊戰術,將整場比賽的節奏和距離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最終經過10回合激戰,蔡宗菊以2-1的分歧判定獲得勝利,從而拿到了令無數國人振奮的世界金腰帶。 

  事實上,這是蔡宗菊在10場職業賽中第3次擊敗日本拳手,堪稱名副其實的“抗日女英雄”。2014年11月,蔡宗菊曾用了不到2分鐘便將日本拳手山本美紀當場KO,致使後者足足昏迷了8個小時,險些成為植物人,并永久退出拳壇;2015年9月,蔡宗菊在寧波迎接前WBC迷你輕量級世界拳王安藤麻裡的挑戰,那場比賽蔡宗菊也遭遇了生理期,不過她頂住了各種不利因素,10回合多數判定衛冕了WBC國際金腰帶。也就是說,蔡宗菊憑借一己之力就連續擊敗了三位日本高手,而此番擊敗的多田悅子是被BOXREC評級為5星級的拳手,與梅威瑟、帕奎奧等超級巨星處在同一等級之上,由此可見蔡宗菊拼下的這條金腰帶的成色十足,不摻半點水分。(來源:拳擊時空)

2017年1月30日星期一

血本無歸 港人投資英國爛尾樓被騙(圖)




再有英國樓盤爛尾,逾200名香港苦主血本無歸。一批苦主今午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陪同下見記者,稱年前透過香港「經緯物業」等代理購入一個曼徹斯特的樓花項目,原訂今年年初完工,但至今地盤仍然空蕩蕩,買家涉被騙款項超過3億元(港元,下同),涂促請兩地警方盡快調查。
港人「隔山買牛」容易受騙,繼早前爆出英國樓盤爛尾新聞後,再有市民控訴被騙。涉事樓盤項目名為Angelgate,由Pinnacle Angelgate Ltd.出任發展商,年前逾200名港人透過經緯物業等代理公司買入單位,建築工程原訂於去年1月開始,預計於今年首季竣工,但有買家本月親身前往英國視察,發現地盤只是一塊爛地,完全沒有單位。一眾買家付出的金額總數逾超過3億元,本來存放於一個指定戶口內,當時賣方講明只會用作起樓之用;現時樓盤未動工,但據苦主了解戶口內超過九成的錢已消失,當中約1.65億元懷疑被發展商取走作出佣金及開設辦事處等其他用途。買家又發現,賣方律師會私下從買家的訂金中收取律師費,估計已穩袋約145萬元,但事前買家全不知情。其中一名苦主引述發展商稱,因為早前解僱了表現不佳的承建商,所以樓盤進度受阻,現時發展商只有兩個解決方法,一是將地皮交給買家,由買家自行付錢找承建商完成樓盤;二是要求買家繳交更多費用,以聘請新的承建商。約80名苦主之後遊行至灣仔警察總部,部份人即場向警方報案,冀兩地警方能徹查此案。涂謹申表示,過去曾收過不少英國樓盤爛尾的投訴,部分懷疑有詐騙成分,他促請兩地政府正視連串懷疑騙案,共同完善監管機制從而保障各地投資者。涉事的經緯物業早有前科,近年其代理的多個英國樓盤都是爛尾收場。本來獲得蘇富比國際物業的香港特許經營權的經緯,月前亦已交還經營權。經緯大股東羅禮才以短訊回覆本報查詢時表示,跟上述發展商合作前並不知道樓盤會爛尾,他又批評發展商是不當地運用買家的款項,並強調發展商亦拖欠經緯員工的佣金,因此歡迎執法部門調查事件。對於經緯代理的多個樓盤都出事,羅禮才形容這是「十分不幸」


港人投資英國「爛尾樓」疑集體被騙,導致血本無歸,涉及款項估計起碼2400萬港元。眾苦主前年經一間香港(專題)物業代理公司,向英國一間發展商購入五個位於 曼徹斯特及布拉德福德的樓花,但去年發現樓盤停建,發展商將地皮及資金抵押予另一公司後遭清盤,惟兩公司被揭發同一批人「左手交右手」,疑是精心策劃的大 騙局。60名苦主昨日聯袂報警,冀香港與英國警方合作調查。警方商業罪案調查科接手跟進。
  香港《大公報》報導,外國房地產物業投資近年 備受港人追捧,有買家前年於樓盤展銷會上受聲稱高回報吸引,透過香港地產代理交付一半定金,到去年實地視察時,驚見樓盤早已停工,現場仍是一片爛地,追查 下揭發事件。涉事的英國發展商為Absolute Living Development(ALD),牽涉五個分別位於曼徹斯特(Manchester)及布拉德福德(Bradford)的樓盤,單位大小由200至 350平方呎不等。
    市民坦言取回機會渺茫
  苦主陳小姐昨日於記者會表示,2014年中經紀推銷指出,收樓後首五年有逾八釐租金回報,因此她透過經緯物業購入布拉德福德Olicana House一個價值5.05萬英鎊(折合約56萬港元)的270平方呎單位,並先支付約五成定金即2.3萬元英鎊(約26萬港元)。
  她原定於去年6月收樓,但今年5月接獲經緯通知指發展商已清盤,經緯又建議業主支付尾數「拯救」項目。
  苦主吳先生購買的單位價值60萬港元,已付一半錢,他坦言取回款項機會渺茫。
  不過,業主調查後發現,ALD因欠交當地稅項,早於今年二月被政府入稟清盤,四月批出清盤令,但追問地產代理竟稱不知道清盤一事。業主更發現,ALD將 85%售樓所得及地皮抵押至一家名為DS7的公司,兩公司的董事和股東幾乎由同一批人組成,質疑有人「左手交右手」存心欺騙。
    警方:24人報案涉款838萬
  警方發言人稱,昨日接獲24人報案,指懷疑投資物業時受騙,涉及金額約838萬港元,案件交由商業罪案調查科跟進。經緯物業負責人回應傳媒查詢時稱,事件已交警方及律師處理,不便評論。

2016年12月23日星期五

迅雷极速版


THUNDERSPEED  v1.0.35.366.RAR





sony pcg-7151m drivers for HDMI video driver



下載後執行軟件安裝


http://ivanrf.com/en/nvidia-compatibility-issue-with-windows-10/



above IF not wroking try below  driverupdate




Download:
https://www.sendspace.com/file/9mlzc0

2016年12月20日星期二

中國高鐵時代脈動

2016年12月16日星期五

超级工程II 中国路【China's Mega Project2 】

超级工程II  中国路【China's Mega Project2 】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OPPO、vivo為何逆襲?這過程足以說明一切



根據10月28日IDC發佈的數據顯示,2016年第三季度OPPO和vivo在中國市場的出貨量分別達到了2010萬和1920萬,出貨量分別佔到20.1%和19.2%,首次成為中國市場前兩名。

  從增長曲線看,OPPO和vivo增長率是驚人的106%和101%,華為穩中有升但還是被OPPO、vivo超越,蘋果與小米則遭遇滑鐵盧。

  即使在商業上取得了巨大成功,OPPO和vivo卻一直被扣上「高價低配」的帽子。但你沒有想到的是,或許正是所謂的「高價低配」才讓OPPO和vivo力壓華為,登上了國產手機第一的寶座。
  為什麼是OPPO和vivo
  在最近的公開場合,OPPO多次提到自己的企業文化——「本分」,這是一家悶聲賺大錢的公司。在產品和打法上面vivo跟OPPO很像,因為這兩家兄弟公司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大老闆——步步高段永平。
  之所以要說到這位人物,是因為OPPO和vivo線下渠道的強大跟他有著直接傳承關係。早在小霸王學習機的時代,28歲的段廠長就敢在央視投40萬打廣告,那時候一家電子廠年營收也就百萬級別。然而兩年後的1995年,小霸王電子產值超十億。
  出走創立步步高,段永平再度以8012.3456萬元拿下97年央視標王。時隔多年段永平早已退居幕後,步步高視聽電子成了OPPO,步步高通訊電子成了vivo,正是這兩家同門不同宗的兄弟公司共同成為2016年國產智能手機的最大贏家。
  所以為什麼是OPPO和vivo,因為他們的前輩早已用相同的套路賺得盆滿缽滿。即使在今天的互聯網經濟下,線下渠道的打法依然被事實證明行之有效。
  憑什麼被叫做「廠妹機」
  可能是由於冠名綜藝節目以及找韓國歐巴小鮮肉代言的關係,OPPO和vivo一直以來被叫做「廠妹機」。然而這一切或許只是電子愛好者「直男癌」的表現。
  曾經在某海淘網站工作的時候,有幸參觀過若干美妝頻道女同事家裡的化妝台。我當時的震驚程度可以用下圖很好地說明:

  請問你知道上面這些瓶瓶罐罐都是用來幹什麼的嗎?人每個月臉上都能抹出來一部iPhone你知道不知道?
  所以,在消費這件事上,只不過是「術業有專攻」罷了,廠商實際上並沒有做錯什麼。你懂得多當然可以不買,別人懂得少也不會覺得買虧了。就算是作為數碼編輯的我,買台冰箱我也分不清到底哪個好,問家電頻道的同事倒是能說出個一二三來,但是我也聽不懂啊!
  如果覺得OPPO和vivo是「廠妹機」,最多說明你是個手機發燒友而已。真正買OPPO和vivo的人也不能說人家有多傻,只是性價比這個詞可能她聽過但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真的就是「高價低配」嗎
  真的。從客觀物理世界去看,高通驍龍625的芯片賣2799元就是「高價低配」,特別是在小米Note 2這種貼著成本價賣的手機面前。
  對於「高價低配」,雷軍在接受《中國企業家》採訪時是這麼說的:「我覺得他們今年很成功的核心原因,是三四五線城市的換機潮,還有信息不對稱,因為越往一二線,信息越透明,(在三四五線城市)大家不知道里面的東西到底值多少錢,還可以有別的可選擇。」

  在「高價低配」卻大獲成功的背後,是「利用信息不對稱賺錢」的道德批判。但能經受道德審判的事物往往並不違反法律,在商業利益上就更沒有任何可以指責的地方了。
  其實我們都被「信息不對稱」消費過。比方說你給女朋友買口紅當作生日禮物,可能很難分清YSL那些色號,還是要靠導購小姐給你推薦。
  哦如果你沒有女朋友的話,咱們再舉一個老媽的例子。所有人都知道超市的生鮮要比路邊攤上的貴,但你知道貴在哪兒嗎?我媽能看一眼就分清哪些是土雞蛋哪些是家養的,這不就跟你一眼就能判定什麼是「高性價比」什麼是「高價低配」一個道理嘛?況且吃到你嘴裡可能並沒有覺得土雞蛋就更有味道,所以OPPO和vivo的用戶也不會覺得R9或者x7就沒蘋果三星好用。這樣看來,在一些人眼裡的「高價低配」在另一些人眼裡則並非如此。
  誰才是真正的目標用戶
  「藍瘦,香菇,你才說不會出這種話。」
  生活在一線城市的搬磚白領,實際上並不是典型的互聯網用戶,我們當然也不會說出失戀小哥那種話。相反那些生活在二三四線城市的數碼小白,才是真正的主流人群。他們不是那些吃相難看的意見領袖,但卻是最能影響流行風向的那一大批人。類似「歷害了我的哥」「藍瘦香菇」等網絡熱詞,也是最先由這部分人發起傳播。
  一家成熟且有心眼兒的企業,應該去觀察這些人的行為習慣,研究他們的需求,最後賺他們的錢。OPPO深入人心的廣告詞「充電五分鐘 通話兩小時」、鋪天蓋地的綜藝節目冠名、動不動就簽個國民老公,在你看來「沒把錢花在產品正道上」的行為,對三四線群眾來說則非常奏效。
  再者說,對於購買行為,性價比並不是唯一的評判標準。有的人買iPhone為了效率,有的人則為了裝逼;有的老闆買8848就是為了告訴別人我有錢;有的網紅買美圖手機可能是買不起卡西歐。每個人的購買驅動力不同,錘子T1用戶還能單純地去為情懷買單呢不是?
  就算是蘋果的喬布斯,除了產品經理的身份之外,實際上更多的是一位營銷天才。iPhone靠產品體驗征服世界,OPPO和vivo靠傳統渠道贏得了用戶,道不同不相為謀,卻也不妨礙商業成功路上的殊途同歸。
  無法拒絕的導購大姐姐
  我曾經親身去公主墳感受過OPPO專櫃導購大姐姐的熱情解說,跟旁邊迪信通小哥無腦的「我們給你免費貼膜」不同,OPPO的導購明顯受過統一的專業培訓。一台手機也不僅只有處理器,外觀和功能性的部分才是用戶進店之後直觀感受到的第一印象。
  除了會熱情地介紹手機之外,每一位導購的微信裡都添加了所有跟她這兒買過手機的顧客。如果你在用機過程中有什麼疑難雜症,直接通過微信就有專人給你解決。相信這是大多數手機廠商售後渠道都做不到的事情。另外線下還意味著現貨,以及觸手可及的售後服務。
  這還是一線城市北京三環內的情況,廣大的三四五線城市用戶更需要這樣接地氣兒的服務。根據不完全數據統計,全中國有超過30萬家門店櫃檯在售賣OPPO和vivo的手機。
  相比雷軍的小米之家佈局和余承東的華為千縣計畫,藍綠大廠的線下渠道已然是根深蒂固。而且,在表面上的線下渠道背後,還有不為人知的深度分銷模式。
  難以置信的線下「控場能力」
  OPPO和vivo不是第一天就下沉到四五六七八線城市的。早在BBK時代做學習機的時候,段永平就非常重視傳統渠道,並願意在傳統媒體上砸錢,很多渠道經銷商都是合作了十幾年的老夥伴。這些老夥伴甚至持有OPPO和vivo的股份,幾乎可以看作是子公司一般的存在。
  老梁(此處為化名)是來自四線城市山西臨汾中國移動市場部經理,曾跟OPPO和vivo的渠道商有過深度合作關係。在他眼裡,那些店裡的OPPO和vivo促銷員,實際上可以說就是他們的下派員工。
  藍綠大廠在線下所做的事情,並不是簡單地給導購很高的提成,然後讓她們忽悠顧客買買買。而是採用深度分銷的方式,直接派銷售員去把整個手機店承包了。只要手機店拿一定數量的貨,廠家就會派銷售員到店裡去。這有效地控制了串貨行為,從而成為強有力的控價手段。自家人總不會砸自己牌子對不對?
  一位中年男性顧客走進一家手機店,他當然不知道眼前的小美女是OPPO的還是蘋果三星的,保不齊還以為是老闆娘呢。哪成想老闆娘竟然是OPPO和vivo派來的「間諜」,不推薦你買自家的R9X7,難道讓你買華為小米啊?
  更進一步,OPPO和vivo已經在從「派人進駐手機店」向「承包手機店」過度。店主只需要提供門面和財務,剩下的渠道、進貨、銷售、售後全部由OPPO和vivo負責,當然手機店也得變成藍綠專賣店。聽老梁科普完,我都想回去開一家OPPO專賣店當甩手掌櫃了。
  OPPO和vivo的末日危機
  能把線下渠道做到「承包手機店」的地步,OPPO和vivo很難不成功。小米魅族華為想複製這種模式,基本辦不到而且也為時已晚。
  在互聯網營銷+性價比策略走到頭的2016年,OPPO和vivo依靠線下渠道爆發並不是偶然。不過就算沒有國產手機第一的結果,他們也會沿著曾經步步高時代的老路走下去。但是這條路還能走多久呢?
  只要線下購物場景不消失、只要還存在大量的小白用戶、只要中國城市資源分佈不平等,這條路就一直走得通。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末日危機來臨的那一天,諾基亞和摩托羅拉當年也同樣擁有強大的渠道銷售能力(當然那個時代還沒有線上概念),但今天一個被微軟坑出了智能手機市場、一個被聯想收購不復當年之勇。
  所以如果沒有過硬的產品以及順應時代潮流的意識,OPPO和vivo難說會不會成為下一個諾基亞和摩托羅拉。隨著我國人民群眾姿勢水平的提高、互聯網對信息不對成的消除、以及三四線城市資源回流,更透明化的電商渠道必然會對線下實體店再度衝擊。這樣的「悲劇」已經在PC行業上演過一次,智能手機也不會例外。
  總結:你以為的「高價低配」就是你以為的
  曾經採訪OPPO陳永明他說過這樣一句話:「真正的圍棋高手,是你圍你的地盤,我圍我的地盤,我們可能沒有任何廝殺,高下已見。」作為電子產品消費者,或許我們只不過是被圍起來的棋子而已。黑棋看不起藍綠棋,也並不能說明黑棋有多厲害,更何況反觀藍綠棋還佔著更大的棋盤呢。
  就像我這篇文章一樣,也是寫給那些懂手機但看不起藍綠大廠的讀者看的,對於買了OPPO和vivo的消費者,不過也是滿紙荒唐言罷了。■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外媒:OPPO和vivo在中國市場是如何打敗蘋果的

網易科技訊11月23日消息,據彭博社報導,兩年前OPPO和vivo還無法進入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前五名,現在他們將蘋果擠到一邊成為最熱銷的品牌,這要感謝像程小寧(Cheng Xiaoning)這樣的人。她在偏遠小鎮MiaoXia開了一家電子商店,利用微信宣傳給返點最多的品牌,生意非常紅火。
在OPPO和vivo上,她每部手機最少能賺40元,最多如高端手機可以賺200元。她表示:「我很喜歡向客戶推薦OPPO R9,生意很好,從來沒這麼好過。」她和成千上萬其他有同樣想法的人組成了OPPO和vivo挑戰蘋果和三星的先鋒隊。OPPO和vivo通過與中國偏遠省份主要的銷售商合作,突然顛覆了行業秩序並擠走了以前當地喜歡的品牌小米。
第三季度OPPO和vivo佔了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1/3,而iPhone市場份額只有7%,為三年來最低。OPPO和vivo都是隱形億萬富豪段永平的產業,都採用了類似的戰略,包括利用農村客戶的消費力而遠離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他們不選擇電商而是找銷量佔當地智能手機3/4的實體店。而蘋果不願將零售業務出讓給當地代理商,因為這些店有時還對在店內展示和張貼海報的品牌收費。
IDC在北京的分析師金迪表示:「OPPO和vivo願意與當地零售商分享利潤,他們建立了非常積極和忠誠的全國銷售網絡。」雖然這些公司拒絕透露補貼計畫的詳情,但該分析師估計,過去1年裡兩家公司花費最多,「他們做的事情不同,他們做本地營銷」。多年來,蘋果和三星靠中國推動增長,2015財年蘋果來自中國的收入達到約為590億美元,比2年前增長一倍多。
最高時大中國區佔蘋果營收的30%,蘋果與小米曾領先市場。去年在一次財報分析會上,蘋果CEO蒂姆‧庫克稱,即使中國經濟開始放慢,蘋果也要投資「數十年」。接著中國經濟放慢了,監管也嚴厲了。政府介入阻止iTunes電影和iBook,結束了蘋果在中國的增長。但也許決定性因素是本土物美價廉的智能手機佔據優勢。
OPPO和vivo的增長主要來自小品牌的下降,但如果他們進一步打入高端市場,蘋果將需要找到辦法。一些人認為,2017年推出10週年版iPhone可能會帶來答案。CounterPoint Research主管尼爾‧沙赫寫到:「要吸引日益成熟的中國用戶,蘋果需要拿出尖端的技術。」他稱,OPPO和vivo可利用這段時間鞏固地位。
IDC稱,OPPO和vivo第三季度銷售了約4000萬部手機,佔中國市場的34%。而2012年時他們才佔2.5%。iPhone下降超過1/3至820萬部,不到vivo的一半。原先領先的三星只佔5%。隨著中國市場的下降,庫克開始加強與政策制定者的聯繫。今年他多次訪問中國,推出了在北京和深圳設立研發中心的計畫,向Uber競爭對手滴滴出行投資10億美元。
庫克在最新的財報會議上表示,依然對本季度恢復增長有信心。對此三星拒絕評論,蘋果未回應評論要求。
不清楚蘋果將如何奪回失地。原先試圖進入中低端市場,推出iPhone5c和se,都因為本地用戶不願要而失敗。蘋果沒有像本土公司一樣建立活躍的在線社交圈,價格競爭也降低了行業利潤率。OPPO和vivo的手機有高端配置,價格卻只有對手的一半不到,如iPhone 7s起價5388元,而OPPO R9 plus只要2999元,而且還是6英吋屏幕金屬機身。
vivo高端手機Xplay6價格為4498元,也低於蘋果。諮詢公司Canalys亞太研究主管尼科爾‧彭表示:「兩家公司都在營銷上投入巨資。」她稱,OPPO和vivo牢牢抓住了200-500元手機市場,「他們的線下渠道戰略取得成效」。OPPO和vivo的幕後老闆段永平從賣DVD播放機、電話機和遊戲機起家,vivo的母公司步步高在1999年重組,分拆了業務。段永平後來與同事托尼‧陳和其他人創辦了廣東OPPO電子公司。
自從2001年移居美國後,段永平一直很低調,偶爾也會露面。2006年他曾花62.01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OPPO在2011年首次推出智能手機,當時手機還有黑莓一樣的鍵盤。同年步步高建立了vivo。現在vivo以攝像頭好而自居,OPPO關注快速充電和電池續航。但他們的離線戰略類似:發動數萬的私人店老闆。截止6月OPPO通過24萬傢俬人店銷售,賣vivo手機的店有一半數量。
OPPO沒有透露銷售數字,但稱90%的手機在線下銷售。小米通過快速在線促銷獲得國際名聲,但成功集中在富裕的城市,在農村不怎麼樣。通過培育實體網絡,OPPO和vivo短期內建立了難以複製的平台。而蘋果在中國只有不到40家店,多數在大城市。中國消費者特別是不富裕的小城市用戶看重在當地解決麻煩,售後支持本身就是強大的營銷工具。
目前OPPO和vivo並不關注成為最有價值公司,他們的高管稱將堅持已有戰略,同時研究擴大智能手機用處的方法。OPPO副總裁艾倫‧吳稱:「我們必須在快速變化的市場裡保持清醒頭腦。我們要做的是埋頭苦幹,做正確的事情。」vivo副總裁倪旭東表示:「攝像頭和音樂是我們未來關注點,我們看到客戶對這方面有更高期待。」(木秀林)

2016年11月22日星期二

YouTube 上最好看的節目,Casey Neistat 的每日視頻播客(daily vlog),在持續了 604 天之後,正式停更了




Casey介紹自己是電影製作人和 YouTube 視頻作者,他的 YouTube 頻道上訂閱者當中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他是一名每日視頻博主 (daily vlogger)。
在最近的 18 個月的時間裡,Casey 上傳了近 600 期製作精良的每日視頻播客,風趣幽默的風格,電動滑板,無人機鏡頭、幾乎從不摘下的雷朋 Wayfarer 墨鏡、他的兒子 Owen、女兒 Francine 和妻子 Candice,成為了他在播客裡的標誌。他在播客裡記錄自己的每天多姿多彩的生活,和朋友一起滑滑板、花了十幾期的時間重新佈置自己的工作室(如果你是個整理愛好者,一定要看看他的工作室)、每週固定節目拆掉所有粉絲和朋友寄來的禮物參加奧斯卡頒獎晚會、評測從手錶手機全景相機無人機等各種產品,以及票價 21000 美元的超豪華客機頭等艙一晚 18000 美元的奢華酒店套房
但可惜的是,隨著節目的停更,很多粉絲都將失去關注自己偶像每天動向的機會。
Casey 1981 年出生於美國康涅狄格州,從小就討厭學習,熱愛一切和影視相關的東西,很小的時候父母給他買了一台手持錄像機和 iMac 電腦。1996 年他的女友未婚產子,Casey 也從高中離職,和兒子 Owen 一直居住在拖車公園裡。
20 歲時,Neistat 決定放棄自己在老家的生活,前往紐約追求成為一名電影人的夢想。2001 年,他和哥哥 Van 開始圍繞藝術家 Tom Sachs 拍攝了幾部文藝電影,二人還成立了一個小公司 Neistat Brothers。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攝像機
Casey Neistat 和他的第一台攝像機
2003 年,Casey 靠自己製作的兩分半短片《iPod 的骯髒秘密》(牆內鏈接)一舉成名。拍攝這部片子的初衷是 Casey 的 iPod 充不進去電,給蘋果打電話客服 Ryan 卻告訴他「換電池的成本太高了,還不如買個新的」。Casey 把這個傲慢的回覆錄音放在片頭,配以 NWA 的嘻哈金曲「Express Yourself」,和 Van 一起在紐約大街小巷找到所有他們能找到的 iPod 廣告,噴上了「iPod 的電池不可替換且只能堅持 18 個月」 的字樣,並在片尾宣佈這是一項「公共服務計畫」。
ipod-stencil
《iPod 的骯髒秘密》在 2003 年 9 月 20 日上傳到網絡上,並很快獲得了主流電視和雜誌媒體的報導。《華盛頓郵報》評價該片為一次「絕妙的反叛」(wonderful renegade)。
當時 YouTube 還沒有誕生,但 Casey 透過這次已經意識到,創意性的短視頻內容最適合的傳播途徑應該是互聯網。後來在「公共服務計畫」的系列下,Neistat Brother 還製作了不少頗有意義的視頻,比如,Casey 因為沒在自行車道上騎車被紐約警察開了罰單,於是自己騎著自行車在自行車道上一次又一次地撞擊路障摔到地上,來抨擊紐約市自行車道被佔用的問題,甚至有一次直接撞到了一輛停在自行車道上的警車,險些因襲警被逮捕;
casey-bike
他還跟《紐約時報》合作拍攝了一期視頻,解釋紐約前市長布隆伯格提出的碳酸飲料禁令:
soda-ban-casey
這也是 Casey 所有視頻當中的主要風格:用一種看上去無所謂的態度去演繹視頻的主題,不在意違反法律、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當然絲毫不介意為了拍到想要的鏡頭損失設備值多少錢(最近兩年他至少換了十幾台相機和無人機)——幸運的是,至少每次 Casey 自己都能毫髮無損。
就這樣在紐約生活了 15 年,Casey 慢慢開始發現,自己在線下給自己或給別人當製片人、導演,偶爾給大品牌接廣告,線上每隔十天半個月發個小視頻,這樣下去雖然能維持自己的生計,也小有成就感,但總覺得自己還可以更勤奮一點。
Casey 在鹽湖上拍攝梅塞德斯‧奔馳廣告
Casey 在鹽湖上拍攝梅塞德斯‧奔馳廣告
於是他決定,在自己導演、製片工作室總監、投資人和創業公司 CEO 的日常工作之外,每天都必須製作並在 YouTube 上傳一部視頻以督促自己,用超量的工作來激發自己的創作欲。2015 年 3 月 24 日開始,Casey 在他的 YouTube 頻道上宣佈,開啟自己的每日視頻播客計畫。
這個長達 18 個月的每日視頻播客計畫,不僅沒有對 Casey 的其他工作造成負面影響,反而為他帶來了一個又一個新的里程碑。截至今天,他的 YouTube 頻道里有接近 580 萬訂閱者,其中 500 萬是在他開始上傳每日視頻播客之後訂閱的,光這些播客就給頻道帶來了超過 10 億次觀看。
也正如他對自己期待的,在這 18 個月的接近 600 期視頻裡,Casey 突破了自己以前的天花板,嘗試了新的拍攝手法和主題,
當然,Casey 最受歡迎的每日視頻播客,肯定還是那些能夠凸顯他的反叛性格和絕妙創意的視頻,比如今年年初,紐約被號稱史上最強的大暴雪刷成銀白,而 Casey 動用無人機、汽車和自拍桿,多機位展示自己怎樣把紐約變成滑雪場。這部視頻獲得了高達 1500 萬個訂閱,在之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就為他的頻道帶來了幾十萬的新增訂閱。
casey-snowboard
Casey 的很多視頻,儘管看起來很隨意,製作的也稱不上精緻,卻總是能在上傳當天觀看量破百萬——也即「病毒傳播」(went viral)。Casey 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特別的技巧,但毫無疑問的是,早在 YouTube、Vine、Snapchat、Instagram、Periscope 等任何一個網絡視頻平台誕生之前,製作適合在網上播放和傳播的視頻對他來說就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在製作每日視頻播客的這段時間裡,也不能說他的生活沒有收到影響。他需要在每天的凌晨 4 點起床,用自己的 MacBook Pro 和 Final Cut X 開始剪輯前一天的素材,兩三個小時完成製作並上傳然後開始新的一天,去上班(工作室,以及自己創立的短視頻公司 Beme)。在這一天裡,無論是工作,去找模特朋友 Karlie Kloss 聊天,帶女兒 Francine 遛彎,還是去幾條街外買健康飲料,亦或是踩著電動滑板去哈德遜河畔散心,幾乎每一件事情都要帶著相機記錄下,也就是自己的一隻手需要抓著相機(他的相機三腳架和麥克風組合亦已成為 YouTube 視頻博主的標配)。更別提他還經常背著兩台相機和一架無人機,因為即便是一個「進門」的動作,他都要在門外、門裡和空中拍攝三個鏡頭。這樣做讓他的視頻顯得更精緻,增強了戲劇性,但負面效應是顯著增加了工作量——這也是他強迫自己維持創意的一種手段。
casey-camera-set
一天下來,視頻素材往往高達好幾十 GB,分佈在好幾張 SD 卡里。Casey 一般不熬夜,因為第二天早上 4 點他還要起床重複同樣的動作。
日復一日,即便是再繁瑣的流程也變得不那麼有挑戰,到了後期,Casey 甚至沒法清楚地記得每一期的期數。「每一天起床之後的我都在想,今天應該做些什麼才能拍出最有意思的視頻。曾經的我每天都像屁股著了火一樣,」Casey 在最後一期播客裡講道,「但大約半年前,我開始發現這件事變簡單了:我發現了一種套路,它讓我的這些視頻沒那麼挑戰了。現在我的這些視頻就變成純粹的每天都做了些什麼去了哪裡吃了什麼,當初定下的挑戰換成了簡單的東西,而且這些簡單的東西,又被我在 YouTube 上獲得的巨大成功所放大。」
casey-feature
「現在,我知道該怎麼玩,玩的很輕鬆,在 YouTube 上還特別成功,廣告收入也很高,訂閱每天都在漲。但我不喜歡這樣,讓我感覺不到自豪。成功不是走到這裡就停住,成功是不斷地成功,」Casey 說,「用《人猿泰山》舉例,我在叢林的這一邊,成功在另一邊,到達的途徑是抓住一根藤蔓悠過去,然後不斷地抓住新的藤蔓。然而,這些每日視頻播客現在對我來說就是一根舒服的藤曼,只有鬆開它,才能抓住下一根。我必須要放棄現在的成功,才能明白接下來我需要什麼。
壞消息是,迄今為止地球上最好看的每日視頻播客,今天就要告一段落了。好消息是:首先,Casey 並不會放棄製作視頻,更不會放棄 YouTube,他依然會常規性地更新視頻,更精良,創意性更高,相應的製作週期會更久;其次,那 600 期視頻仍在他的頻道里不會消失,它們依舊是 YouTube,乃至於整個互聯網上最好看的視頻節目,通過這些視頻,你會見到許多新鮮的科技產品,隨 Casey 領略地球上最有趣的地方,看他怎樣策劃一次又一次 awesome 到爆的「病毒傳播」事件,以及認識所有這些視頻背後的那個創意大師——Casey Neistat 本人。